一杯杯香清甘活、鲜香醇爽的好茶,可慰寂寥。

来源: 中国生活信息港      作者: 高雯      发布时间: 2021-10-06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 丨首发于企鹅号:小陈茶事 丨作者:村姑陈 泡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。 但泡得好喝,则是一件需要很有悟性的事。 有些茶友泡了几十年的茶,其实,能泡出来的

 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  丨首发于企鹅号:小陈茶事

  丨作者:村姑陈

  泡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。

  但泡得好喝,则是一件需要很有悟性的事。

  有些茶友泡了几十年的茶,其实,能泡出来的,只是自己的口味。

  把所有茶,都泡出了同一个味道;甚至,每一冲茶,都是相似的差不多的味道。

  这样的茶,几十年同一味,真是乏味得很。

  其实,喝茶还是要讲究章法。

  如同泡茶,还得按章办事。

  冲泡界的三驾马车, 一辆都不能少。

一、器

  身为茶乡的土著(地瓜),泡茶时,必定盖碗是最好用的。

  但福州人多,每次出去喝茶,总能见识到五花八门的茶具。

  有的人逢泡茶,就只用紫砂壶。

  家里茶室摆了一大堆壶,便宜的贵的;紫泥的绿泥的;小的大的;杂七杂八摆成一团,但唯独没有盖碗的踪影。

  讲真,论摆设,紫砂壶是杠杠的,各种看各种漂亮,但论泡茶,紫砂还真不是好器皿。

  原因无他,泡不出好茶的原味。

  部分紫砂,许是泥料所致,吸香吸得厉害。而有些已经“养好”的紫砂,又矜持得很,要讲专壶专用。

  要不然,分分钟给你摆脸色。

  一把泡了多年熟普的壶,换过来泡桂皮香凸显的肉桂时,仍旧我行我素,让茶汤里沉满熟普洱茶味——这一壶熟普味的岩茶,太酸爽。

  (非李麻花旁白:咦惹~好一杯怪味茶。)

  而有些茶友泡茶,只喜欢用新奇茶具。各种追新求异,各种不走寻常路。

  前阵子,在网上有人推销泡茶机。一个巨大的大家伙,看上去跟咖啡机差不多。

  泡茶原理很简单,跟机煮咖啡差不多。

  说实话,按这样泡,山场再顶级的茶,也会失去灵魂。

  但仍有大把热爱新奇的茶友迷上,并买了回去——不选对的,只选奇怪的。

  另外还有些茶友,图方便,钟爱用大玻璃壶泡茶。

  壶大,茶少,一次泡出满满一大壶又喝不完,太浪费。

  而图省事的那一批茶友,则直接用上了飘逸杯、保温杯、旅行杯、快客杯

  但细说起来,所有标着“简易快捷”的茶具,统统比不上盖碗。

  白瓷盖碗,不吸香不吸味,出汤顺畅,可供逐道茶汤慢慢细品。

  喝茶时,似走进一间苏州园林。移步换景,每一冲皆有细腻的层次变化。每喝一道茶,便能看到不同的风景。

  110毫升标准碗,白瓷款为基础材质,宽口径便于投茶,碗沿适中能防烫手

  像村姑陈桌上的平常出镜率最高的大肚盖碗,是平日的泡茶爱将。

  用着顺手,便是泡茶绝佳神器。

二、水

  宋徽宗的那本《大观茶论》,知识干货很多。

  在书上,除了用极大有篇幅记载当时的野生白茶外。还有详解,泡茶该怎么取水。

  宋徽宗赵佶当时定下的标准,概括为五字宝典——清、轻、甘、冽、活。

  水质要清,澄澈明净;水体要轻,不含杂质;水味要甘甜,入口清甜;

  而冽,要求泡茶的山泉、深泉,喝入口是清冽的,似凉风习习。

  最后,水源要活,流水不腐,为有源头活水来,流动的活水更能确保洁净清爽。

  千年过去了,时至今日,这份野外取水泡茶指南,仍有参考价值。

  甚至和唐代的陆茶圣的经验相比,赵佶的总结,更加到位。

  毕竟,《茶经》所述的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,已经与被工业化大生产影响过的现代社会脱节——现代都市里,要想找个可以打水的水井,太难了。

  同样,要专门到野外取水泡茶,总归太麻烦,除非退休生活,有钱有闲,隔三岔五专门驱车到郊区去取水。

  上班族还是订桶装水泡茶方便。

  一个电话,一桶水就上门了。开封就能泡,一桶能用一星期。价格还相对比较便宜。

  当然,桶装水有好多种,该如何选择呢?

  为了还原好茶本色,用纯净水更省心。

  至于矿泉水,矿物质含量参差不齐,恐怕影响冲泡效果,不太建议使用。

三、茶

  将顶级茶,泡出顶级风味,离不开悟性。

  像是中餐大厨,有很多细枝末节的烹饪心得,全靠个人领悟力。

  在泡茶时,泡不同的茶,该用多少茶量?

  若是驾驭不了,中餐的“撒盐少许”等精髓。大可转换观念,走稳妥路线,用克秤称茶。

  110毫升标准盖碗,泡白茶、桐木红茶,称茶5克。

  泡武夷岩茶,则是8克干茶,恰好适宜。

  以上,是泡茶的黄金茶水配比。

  多一分,少一分,增一分,减一分......泡出来的,都不是那个味道。

  就好比,80斤的杨玉环,就没有110斤的杨贵妃的风情——据说李隆基喜欢杨玉环,就是因为她的丰腴之态。

  现代人病态审美下的白瘦幼,可展现不了《诗经》里肤若凝脂的美感!

  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——《诗经,卫风,硕人》

  有了合适的器、合适的水,再加合适的茶。

  三驾马车,并驾齐驱,佐以前两天提到的“快出水”,方能泡出一碗好茶来。

  一杯杯香清甘活、鲜香醇爽的好茶,可慰寂寥。

【后记】

  今天的文章,仍然是村姑陈口述,李麻花手打。

  所以,仍然有一些文字表述,不是我的风格。

  李麻花今天打字比昨天更欢快,她边打边说,我终于可以顶着村姑陈的名头说自己心里话了。

  她吐槽了半天,最后心满意足地离开电脑:骂爽了,不过,人家会以为是你在骂人。

  被我瞪走。

  当然那些出格的话都被我删了。

  李麻花的阴谋没有得逞。

  她看着我的手说,你不要急,慢慢恢复,我不介意多帮你打几天字。

  哼,我介意好吗?

文化生活更多
衣食住行更多
品质生活更多
社区生活更多